当前位置:首页理论专题 › 正文

拜杜法案》详解(一):历史篇

发布时间:2018-02-06 10:19:38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

摘要:

     在国际技术转移研究中,1980年美国《拜杜法案》是永远无法绕过的一个关键历史节点,无论澳大利亚、日本等发达国家,还是中国、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都先后不约而同地参照《拜杜法案》精神来制定自己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政策。

 

    《拜杜法案》的核心理念是:将在国家科研基金资助下取得的科技成果、专利发明,通过立法将归属权从国有变为高校或科研机构所有,从而促进国家科研能力的提升与科技创新发展。

 

     在此前的研究中,我们屡次提到这部经典的《拜杜法案》,那么它到底是在什么环境下诞生?包含了哪些重点内容?又在不断的自我完善与发展当中产生了哪些变化与全球性的影响?
 

      提出《拜杜法案》的两名美国国会议员名字分别为Birch Evans BayhRobert Joseph Dole,这也是《拜杜法案》(the Bayh-Dole Act)名称的由来,这两名政客兼法律专家不仅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也在两性平权等领域大有作为。而在他们合作编写《拜杜法案》之前,美国的专利发明所属权始终没有统一的管理制度,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由美国联邦制体系所造成的—不同的州政府制定由不同的法律法规,而一般情况下,由政府资助科研经费得到的科技成果都由政府所拥有,想要将他们转移到私人机构,或进行商业价值转化,需要经过种种不一而足的政策规定,这为早期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带来了极大困难。

 

不仅如此,就算顺利通过了复杂的审批程序,由于发明专利本身不归属高校与科研机构,他们也很难从科技成果的商业价值转化中获取应得权益。这就造成了众所周知的尴尬局面,政府拥有大量的科技成果,却很难有能力将他们变为应用技术或实现商业价值;机构或产业界有着对创新成果的迫切需求与商业化能力,却很难获得权力将他们进行商业价值转化或从中受益。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1971年,肯尼迪政府与尼克松政府开始逐渐尝试制定统一的法律制度,将其中过程变得更加灵活易行,但在《拜杜法案》出台前,这些尝试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效果。

 

       既没有统一的法律制度,又缺乏必要的技术认证、授权相关环境与资源基础,当时美国科技成果与专利技术的商业价值转化步履维艰。据统计:截止1980年前,美国政府曾拥有超过30,000件专利,其中获得商业授权的仅有区区5%,真正被转化为实际产品进入市场的专利技术更加稀少。相比之下,政府放弃了专利权的技术则转化率高达18%-20%,美国社会各界纷纷建议政府转变所有权模式,将专利发明的所有者正式从政府变为高校或发明人

 

      经过了长期的调查研究,以及与非盈利组织、中小微企业的共同合作,《拜杜法案》最终在1980年获得了正式通过,成为了美国的第一个全国性质的知识产权政策,同时也是国际公认的技术转移政策经典。在2016年2月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谈及科技成果转化时曾经提到:“美国搞过一个《拜杜法案》,这对美国的创新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撬动作用,像这样的国际经验要好好研究。”而事实是,中国版本的《拜杜法案》—《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早在1996年便正式出台,但始终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直至2015开始针对其进行最新修订,并随后不断推出《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等法律法规加以辅助与完善。

 

      就算如此,美国也好、中国也好,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也始终没有因为一部或一系列法案的出台而变得尽善尽美,社会各界仍在讨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相关概念应该如何界定、由于社会制度和发展阶段不同,适用于一些国家的先行经验是否同样适用于我国等问题。但一部法案在被制定后仍旧需要不断发展与完善,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客观规律,《拜杜法案》在正式施行后同样经过了1984年、2000年两次的重大调整,其内容与呈现形式均发生了极大变化,用以适应美国不断改变的社会需求与科研环境。

 

     究竟《拜杜法案》明确了哪些关键性概念?为美国的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带来了哪些福祉?而其中是否糅杂着些许问题,导致其历经颠覆性修改,时至今日仍存争议?下一期“《拜杜法案》详解”将重点讨论《拜杜法案》的主要内容与发展历程,试看其中是否能有对今日世界、当前中国有着借鉴价值的关键要素。

Tags: 本文暂无Tags!